Janice Stark

可以叫我皮蛋/折九/CATABOO
头像来自@丑茶 表白他!
杂食,铁人中心,主盾铁
日漫主吃静临
求…求勾搭我很好说话的就是话废QAQ
高三狗 长弧 更文什么的 随缘orz

【盾铁】等待

※自白后续(我这篇怕是再也写不完了http://2767964994.lofter.com/post/1dceedde_ee815758






他躺在粗糙的水泥地上,五脏六腑仿佛被一根棍子搅动一般传来阵阵剧痛,而他只是保持着侧身躺在地上的姿势。

耳廓被磨得发红发热,脸颊被硌出一块块的浅坑,有什么东西从肉身里露出头,紧接着就被大力扯出,然后整个身体轻飘飘的,眼前朦胧着模糊不清的光晕。

一只手柔和地搭在他的肩膀,轻轻地晃动他僵硬的身体,他感到那指尖皮肉粗糙,手掌却柔嫩如花瓣。温热的气息吐在耳边,轻轻的鼻息声在心头环绕。他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,粗暴的甩开了那只手,缩了缩身子,自暴自弃地吼道:

“洛基,滚远点,别来烦我。”

低低的笑声让他感觉酥酥麻麻的,他感觉心头一颤,鼻头不自觉的抖动,一股被积压了许久的闷气直冲鼻腔——就像大口灌了半瓶可乐那般——他红了眼圈,却用力咬住自己的食指,不让一丝一毫的抽气声离开自己的口腔。

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肉体着地传来低低的闷声,他感到一具温暖的身体紧贴着自己的背部。头皮被指尖轻轻地按摩着,发丝缠绕在那双不算纤细的手上,微微的疼痛感刺激着神经。

“我其实,还蛮期待看见你想一个小孩一样蜷缩着身体,双手紧抱着臂膀。但是我并不期待是这种结局下才让你作出这种举动,怎么说——我很抱歉。”

他扭过头,看见一双熟悉地眼睛正直直地看着他,那人挑了挑嘴角,想摆出一副骂他“傻瓜”或者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,但他失败了,他垂下眉目,换上一副柔柔的笑,不管是嘴角还是眉梢,都弯起恰到好处的弧度,他彻底藏起了以往的锋利,以一副最原本的面孔看着他。

他几乎窒息。

“呃…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的,我也有很多想告诉你的。”

托尼伸手拿起那几枚散落在地上的金属环,冰凉的触感让他下意识摩挲了几下他们圆润的边缘,他看着内里刻着的字体,又是一阵痴痴地笑。他拉起史蒂夫的右手,将它套在他的无名指上。金属环松松垮垮,在手指上滴溜溜地转圈晃动。

无名指,无名指,它本没有名字,此时它才有了新生,它才有了所属,它变成了一种象征,变成了对自己的警示。

“我不该不辞而别的,对吗?我总是想着,怎么能悄悄地消失,想着时间总会冲淡什么,因为你们迟早会慢慢忘记我,所以也没有那个必要弄一个伤人心的仪式。”

他顿了顿,顺从地让史蒂夫的双臂环上自己的腰,他握着那两只手腕,将它们在拉倒自己怀里,然后,他用自己的手掌握住史蒂夫的大拇指。温暖宽厚的胸膛贴上自己的后背,他笑着看了看背后坐起来的人,然后弓了弓身子,将自己完全塞入那汪温泉中。

“但是我错了,我的行为是完全自私的,我该负责,所以,你打算留下来和我一起等吗?这或许要花很久很久的时间,我们要一起承受孤独,我们或许会争吵——这都是为了我的私欲——我想向他们每个人道别,正正式式的那种,而不是,如此草率。”

史蒂夫没有说话,他用指尖划过托尼阳光下红橘色的耳朵,划过他毛刺刺的小胡子,划过饱满红润的下唇。他俯下身去,手指轻轻掰着托尼的下巴,他们鼻尖相触,唇瓣若即若离,他们都感觉到了对方微微唇上发干的触感,都感觉到了对方呼出的热的不可思议的气息。

唇齿相交,他们忘我的在马路中央感受着对方的温度,他们都有些急躁,甚至想用牙咬破对方得唇瓣,好让疼痛与腥味提醒自己这是真实的、是确切存在的。

远处的医护人员急急匆匆地跑过来,她手里提着沉重的、白色的急救箱,身后的男医生推着一辆覆盖着蓝色床单的板车紧随其后。他们慌忙的步履穿过拥吻的两人,向前方失去生命的肉体跑去。

END.

评论(4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