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ice Stark

可以叫我皮蛋/折九/CATABOO
头像来自@丑茶 表白他!
杂食,铁人中心,主盾铁
日漫主吃静临
求…求勾搭我很好说话的就是话废QAQ
高三狗 长弧 更文什么的 随缘orz

【盾铁】小镇,生日和那人

为队长献上生贺,写得很傻了,但是是糖,致我们的英雄。

*

盛夏的早晨总是不让人心安,微敞着的木框方窗中灌进来温热的风。他先被窗外叽叽喳喳的小鸟们吵醒,淡橘色布满视网膜,薄汗带来的黏糊糊的感觉绝不是一个完美早晨应该具备的。

[早啊小姐们,不过要小声点。]

他撑起上身,右手食指竖在唇前,微微勾头看向在窗檐上歪着头看着他的灰色小鸟,鸟儿张了张嘴,露出淡粉色的口腔,然后拍拍翅膀飞走了。

肩膀感受到断断续续的温热气息,他低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小胡子。温柔的晨光在托尼的棕色的头发上镀了层薄金色,他掀开薄毯,小胡子不满地哼哼了两声,然后试图将自己的胡子再塞回柔软的毯子中。

他轻轻地抚着托尼倔强的卷卷的头发,然后在他鬓角落下一吻。

"不热吗?坏脾气先生?"

"再五分钟,好脾气小姐。"

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坐起身子下了床,光着脚走向厨房。轻手轻脚地拿起房东从早市上买来的新鲜食材,他深深地嗅了一口它们散发出的清香,饱满润滑的青椒透彻如翠绿的宝石,红润的番茄散发着令人陶醉的诱人鲜香。

一双小麦色的手臂环上自己的颈脖,扭头看见托尼笑嘻嘻地用鼻子蹭他的肩背。他低了低头,怕托尼踮着脚太累。

"早上想吃点什么?"

托尼打开一旁的冰箱,勾着头在里面扫了几圈,最后小心翼翼地拿起来了一个鸡蛋。冰凉的蛋壳撞上温暖的空气,一层细密的水珠布满粗糙的硬壳。托尼顿时觉得指尖黏在了鸡蛋上。

"煎蛋卷怎么样?"

他低垂眼帘,在小胡子手背上落下一吻。

"如你所愿。"

*

苍翠的树叶将近午的阳光割得七零八碎,在柔软的草地上散下星子般的光斑,粗糙的石块筑成的泳池中水光粼粼,清澈到让人一探到底。他们边走边褪去上衣,衣服随意的抛在地上,地上留下两人打闹的调皮影子。

托尼怕水冷,先让他坐在泳池边缘。他用脚尖试探了一番,水被太阳晒得没了脾气,温温暖暖的,像大雪封山的小木屋中燃起的一团炉火,又像烈日中空调房中厚重的棉被。他正打算扭头告诉那个被他笑骂"娇气"的人,却被猝不及防地踹下了水。鼻腔里免不了进了不少水,他探长双臂,从水底探出头咳了好几下,甩掉粘在脸上的水珠,他才看见一脸坏笑的托尼。

"是你把我踹下来的?"

"嗯哼。"

"用的哪只脚?"

托尼翘着嘴角把右脚搭在泳池边缘,然后孩子气的吐了吐舌头,俯视着满脸狼狈的他。他低头看了看那只骨棱分明的脚踝,脚背的皮肤细腻白皙,脚踝的颜色却有些深。

"你确定?"

他装作严肃地眯起眼睛,小胡子见大事不妙忙想放下腿,但大腿肌肉还没来得及收缩,温暖带着潮湿的手就握上了自己的脚踝,他惊呼一声,感觉世界天旋地转,太阳带来的刺眼光芒硬是画了一道极亮光弧。

托尼下意识地捏住鼻子,却没想到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中,背部接触到随风晃动的水面,他打了个激灵然后挣扎着想要爬上岸。他怎么会让他爬上去,松开托住托尼腿部的胳膊,抱着他的腋下把他整个塞进水中。

小胡子不满地骂了几声。他皱了皱眉头,然后侧过头,用一个湿乎乎的吻堵住了托尼喋喋不休的嘴,托尼愤愤地咬了一下他的舌头,也主动的吮吸他的嘴唇。他忍不住睁开眼睛——他通常可不会这么做——看见托尼颤抖睫毛上垂着的晶莹的水珠。

他们在水里轻轻地晃着双腿,随着水流随意飘荡,阳光在有些躁动的水面上反射,在他们的脸上映出炫目的光彩。

*

"热死了,还好饿,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。"

托尼无力的声音淹没在人群之中。他先是拉紧托尼的手腕,被人群撞了两次差点冲散他们两人后,他还是选择了与托尼十指相扣。

"是你早上提议要来的,还记得吗?你说想见见卖果蔬的小铺。"

"有吗?"

托尼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,然后乖巧地被他拉着走。但走了没几步,他还是注意到小胡子越来越慢的脚步,有时甚至只能看见他们卡在他人之间的双手。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在一家修鞋的店铺旁边停了脚,让托尼坐在门外的木箱上。托尼顿时像一个得到了垂涎已久的糖果的小孩,挑着嘴角晃着腿。

他看了看西边朝青山之后缓缓移动夕阳,天边厚重的云彩被涂上了浓墨重彩。山中湿气重,光线从云的缝隙中探出头,打出一束束似乎凝固的亮线。风悄悄地穿过大街小巷,吹得托尼的头发有些凌乱。

"我没让房东为我们准备食材,所以在这里乖乖等我一会好吗?我们天黑之前就要回去,路不好走,所以我动作要快。"

"知道啦,鸡妈妈。"

他无奈地冲嬉皮笑脸的托尼撇撇嘴角,紧接着就挤进了人群。买东西要比他想象的难,镇中的集市人多到不可思议,一个摊铺上伸出手摸到的只有别人的手,而摸不到想要的食材。当他大汗淋漓地回到那个鞋铺旁时,却发现那个四四方方的箱子上早就空空荡荡。

他顿时急了起来,汗湿的身上不知是风吹得了还是什么原因刷的一下就凉了不少。他丢下菜篮子,四处环望却不知道该向哪里迈出第一步。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之后,他突然发现周围的人们都站得整整齐齐,空出路中央一条窄窄的道路。

摇曳的烛光在路上晃晃荡荡,托尼小心翼翼地托着一个大号蛋糕,笨拙地走在石砖路上。托尼的背后,几个再熟悉不过地脑袋探出来,他们脸上带着笑,伸出手掌向他打招呼。

民众们相互看了看对方,然后放开喉咙唱一首时常被认作老土的生日快乐歌。托尼从那座庞大的蛋糕后露出脑袋,借着烛光,他能看见他也在一起唱着歌,只不过嘴巴张得小小的,像是有一些谨慎在里面。

悠扬的歌声在这片空间上空回荡,太阳终于经受不住一天高挂的疲劳,懒懒地藏到自己的窝穴之中。路边店铺的主人自觉地点起了灯,将一条路照得光亮。他愣愣地站在原地,直到克林特小跑过来轻锤了他的侧腰。他微微弯腰,脸上一副哭笑不得表情。

托尼慢慢挪到他的面前,动了动嘴巴,很久才小声的说:

"我擅自离去,你不生气吧?"

他顿时又气又好笑,帮托尼把那座蛋糕拿下来放在一旁的木桌上。托尼尝试着活动有些酸涩的手臂,却差点因一个有力地拥抱摔在地上,小胡子摊开手愣了一会,无助地看向娜塔莎,后者则对他耸了耸肩。托尼将手掌环在他的腰侧,胸膛感受着他因情绪激烈起伏的胸膛。

镇上的人们正好唱完了整首歌,他们顿了顿,一同喊道:

"生日快乐,我们的英雄!"

托尼将脑袋埋入他的颈窝,感受着单薄汗衫下灼热的温度。那颗心跳得更快了,托尼抬起手覆上那片胸膛,仿佛两人血肉相融。

[生日快乐,我的英雄。]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