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ice Stark

可以叫我皮蛋/折九/CATABOO
头像来自@丑茶 表白他!
杂食,铁人中心,主盾铁
日漫主吃静临
求…求勾搭我很好说话的就是话废QAQ
高三狗 长弧 更文什么的 随缘orz

【盾铁】IN ANOTHER LIFE

(一)

*

梦。

他嗅了嗅空气中潮湿的腥味,甩掉了脚上的沙滩鞋,赤着脚走进打着旋、泛着白沫的海水中。太阳斜斜地挂在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上,海水还沉浸在静谧的夜的怀抱中,冰凉但不至于彻骨。

他将视线从卷着细沙的水流上移开,看向远处海天交界处灰灰的界线。他在等人,他只知道这一件事,但到底在等谁,他就如沙穴中爬出的带着硬壳的生物一样毫无头绪。

海水在慢慢地苏醒,将金橘色的太阳光拧得扭曲,浪花一朵朵地卷起来,不断地冲刷他的脚踝。他总觉得自己见过这片蓝。不是海,而是蓝色。深邃中散着几星轻快的薄荷绿,既不过于死板固执,也不俏皮地惹人嫌。

"抱歉,久等了。"

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最后方传来。他细细聆听,听见沙子之间摩擦地沙沙声,也听见脚掌落在沙地上的低沉的闷声。他迟疑片刻,扭过头,却看见了自己。

他没有穿黑色背心的习惯,也没有在胸口上装一个蓝色探照灯的习惯,所以更别说那张脸上的小胡子了。惊疑之下,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,却发觉那里有些噬人的瘙痒感。

那人冲他笑笑,然后大刺刺地坐在沙滩上。海水起起落落,浸湿了那人蓝色的工装裤。他看见那双一摸一样的蜜色眼睛中,满溢着自己从未拥有的傲人气概。

"你相信前生今世吗?"

他张张嘴,那人却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,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。

"我是物理学家,未来学家,以前甚至自大到觉得所有魔法都是科技能够解释的。但是我放不下一切的一切,我不喜欢那个草率的结局。所以我和奇异打了赌,我说,如果相信转世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,那他要帮我。"

那人勾下头轻声笑笑,眼睛中映着海水的反光,晶莹如一块上好的琥珀,透彻似穿透心扉的急矢。他没说话,只是看着那人,心中却拍起惊涛骇浪。

"你要去想,想起来他,也要想起来你自己。"

一只手戳在自己的胸骨上,他这才意识到那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,指尖仿佛如一把尖锐的利刃,将他开胸破肚。他试着躲闪目光,却逃不过对面传来的近乎灼热的视线。

"记住,你名叫托尼斯塔克。"

*

他猛然睁开双眼,米白色的天花板闯入眼前。半掩的窗帘拦不住凌晨昏昏暗暗的光线,屋内看起来雾蒙蒙的。他急促地喘了几口粗气,发现背后一阵粘腻冰冷。

那片蓝,又是那片蓝,在眼前悠悠晃晃,迷迷幻幻。陌生的名字涌上心头,喉口干涩疼痛。他颤抖着嘴唇,慢慢念出那个似乎意义深远的,又似乎与自己毫无关联的名字。

“…史蒂夫?”

(二)

“托尼,早上好。你还是来得最早的那个,吃过早饭了吗?”

黛安从更衣室中走出来,深蓝色的工装让她看起来臃肿滑稽。她不满地扯了扯肥大的裤腿,向托尼吐了吐舌头。

托尼抿着嘴冲她笑笑,简单地说吃过了。

他四下望望,试着找到他刚切割好的材料。印象中放置手边的物件却出现在右侧的桌子上,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想要起身,黛安却先一步走过去指了指。

“这个吗?”

托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点了点头,伸手接过那个不长的玻璃管。

“这是什么?玩具枪?”

黛安好奇地凑过来,看着托尼手中那件黄色绿色相间的枪。那上面的玻璃管明显比刚才她递给托尼的要长要宽,她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地说:

“枪管太长,不容易瞄准。对吧?”

托尼将卸下来的玻璃管放在一旁,点了点头,说:

“土豆枪,总体来说不错了。隔壁家小孩子的,我帮他改一改,他应该会高兴。虽然上次他已经向我证明,即使太长他也能打的很准。”

黛安撑着桌子放开声音笑了几声,换回托尼无所谓的耸肩。

“对了,昨天那家雇主怎么样?”

她看着托尼把东西组装好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一句。

“汉克帕默尔?还不错,我被他长期雇佣了,可能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。”

“老天,不是吧!”黛安突然提高的声调吓了托尼一跳,他无奈地笑笑,眼睛里却带着胜利一样的闪光,“那家报酬高的吓人,去了那么多人都没被看上,偏偏你这个来工作一个星期不到的家伙被认可了。”

黛安泄气一般地叹了口气,托尼只是在一旁转着椅子,像得到橱柜中最贵重的玩具一般兴奋。黛安用手肘抵了抵得意忘形的家伙,见他吃痛才哼了一声。

她走到更衣室,从自己的包中掏出还热乎的早饭。油纸被热气熏地软趴趴的,蛋黄酱被挤出了一些,漏在塑料袋中。她百般无赖地翻着同事桌子上的漫画书,像是看到什么一样嗯了一声。

托尼扭头看她,她在努力咽下口中食物的同时含含糊糊地说:

“你看没看过,呃,无敌铁人?”

“那是什么?漫画?”

“对,”黛安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角的酱汁,她将书举起来,用食指和大拇指卡住书的底侧,想要给托尼看看里面的内容。

但书比她想象的要重,锋利的书页也硌得她手指生疼,书脊撞上桌面的声响混杂着她的惊呼,另一只手里的三明治不老实地从油纸中探出头,吐了口淡黄色的酱汁在书页上。

“糟了糟了!托尼,你不介意帮个忙吧?”

托尼放下手中的零件,在工装上抹了抹沾满机油的手,从工作台上抽了几张卫生纸,急急忙忙地向黛安那边走去。

蓝盈盈的圆环无情地闯入视野,昨晚的梦境如浮上水面一般开始清晰明朗。他愣愣地站在那里,完全不知黛安从他手里抢走了卫生纸。

一抹淡金色从视野中闪过,破碎的记忆逐渐重构。那件蓝色的愚蠢的制服,那面坚不可摧的盾牌,还有那张绽放着笑颜的面孔。呼之欲出的名字在嘴边兜兜转转,一双温暖的手却将一切推入万丈深渊。

“…托尼?托尼?老天,你当机了?”

“…史蒂夫?”

“哦,”黛安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掌,确定他回过神了,才点了点头,放下了那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,说:“我就觉得你应该看过,史蒂夫罗杰斯,AKA美国队长。喏,就是这个。”

她指了指书上那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大块头,看见托尼的目光随着她的手后,她又点了点旁边的西装男,那人胸前镶着一块散着柔和蓝色的圆形物件。

“安东尼斯塔克,AKA铁人。说真的,我觉得我你父亲肯定是爱死了这漫画,铁人的昵称就叫托尼,而你正好姓斯塔克,”她耸耸肩,“估计是你父亲想要这个名字?”

托尼没搭话,他用手指轻轻抚着名叫史蒂夫的人物的画像。书页温凉,他的指尖却如着火般难耐。他指了指铁人胸口的东西,问这是什么。

“好吧,好吧,我相信你是真的没看过了。那是方弧反应堆,简单点就是电磁铁,你肯定知道电磁铁是什么吧?你的桌子上就有一些。”

梦中那些瘙痒感再次席卷全身,他抓住胸口的衣物,草草地和不明所以的黛安道了别。他将自己锁进卫生间,冰凉沿着马桶盖蔓延到腿部臀部,紧接着是全身。

他捂住自己的脸,深棕色的头发调皮地跳动,在地上洒下模糊的阴影。他不明白,在任何事情上,不仅是对那个叫史蒂夫的家伙,也对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。

如果一开始就被注定了人生,他为何要努力去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?

TBC

评论(13)

热度(14)